糖糕糖糕糖x

排球少年//菅原孝支中心//及菅//大菅//及岩//月山//影日//黑研/是个不干正经事的画手,偶尔写文,lo上主要发文,画和手帐。微博@糖糕糖糕糖

【黑研】永远不说爱你

我觉得我好像浪费了一个好标题,毫无逻辑的一篇,果然放假脑子里都是游戏。

黑尾一直很奇怪,为什么研磨一有空就玩游戏,但是却一直没有近视,乌野的眼镜君据黑尾观察不爱玩游戏,但却是个大近视。
"可能是游戏很爱我吧"
"世界上黑尾前辈不懂的东西还多着呢"两个人这样很没心没肺的回答道。

"呐,研磨。"黑尾别过头,望向身旁人,研磨没有抬头,只是用闷闷的鼻音回应着黑尾。
啊,他真可爱。
黑尾这样想到。
研磨很小的时候,就有黑尾在身边,小学,初中,高中,黑尾一直都在,大概是除了家人以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或者是,早已把黑尾当作家人。
研磨喜欢吃甜食,甚至一天全吃苹果派也完全没问题,部活结束以后,通常黑尾会陪着研磨去买苹果派,或者是周末的时候,黑尾会买一份带到研磨家。
喜欢阿黑比喜欢苹果派稍微多一点吧。
研磨不知道苹果派哪里吸引住他了,大概是在口中那种甜甜的口感,就好像黑尾在身边一样。

"研磨!!"噗咚一声倒地,研磨晕倒在球场,音驹的队员们听闻全都围了过去,"我带研磨回家休息,你们继续训练。"虽然很想担起队长的职责,但是自家青梅竹马已经虚弱成这个样子,自己又没法放任不管,拿着东西,背起研磨回家。研磨的吐息十分灼人,可以感觉到他逐渐升高的体温,可恶,明明应该更早注意到的,黑尾回忆起早上有点出神的研磨,让感冒那么严重的研磨继续参加高强度的训练,造成现在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有轻微意识的研磨感受到此时正坐在电车上,身上的运动服和运动鞋都还没有被换掉,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全都浑然不知,只能感觉到自己靠在旁边人的肩膀上,黑尾的肩膀。
" 阿黑。"研磨挪动着嘴皮子。
"研磨,你醒了,我说你啊,不舒服要跟我说啊,也多依靠我一下啊。"黑尾低下头,望着身边人。
"那样会变成废人的。"研磨轻轻的摇头,用头发蹭着黑尾的脖子。
黑尾低下头,轻轻的亲吻着任性的青梅竹马的额头。
好烫,得赶紧回家吃药休息才行。
FIN.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