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糕糖糕糖x

排球少年//菅原孝支中心//及菅//大菅//及岩//月山//影日//黑研/是个不干正经事的画手,偶尔写文,lo上主要发文,画和手帐。微博@糖糕糖糕糖

挺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了,上来回报一下进度,如图👆👆👆👆大概会在所有写完之后再一篇一篇发👉暑假的时候发,另外今年也参加菅原的生贺倒计时了,今年是30天哦,我的是23号哦

【黑研】永远不说爱你

我觉得我好像浪费了一个好标题,毫无逻辑的一篇,果然放假脑子里都是游戏。

黑尾一直很奇怪,为什么研磨一有空就玩游戏,但是却一直没有近视,乌野的眼镜君据黑尾观察不爱玩游戏,但却是个大近视。
"可能是游戏很爱我吧"
"世界上黑尾前辈不懂的东西还多着呢"两个人这样很没心没肺的回答道。

"呐,研磨。"黑尾别过头,望向身旁人,研磨没有抬头,只是用闷闷的鼻音回应着黑尾。
啊,他真可爱。
黑尾这样想到。
研磨很小的时候,就有黑尾在身边,小学,初中,高中,黑尾一直都在,大概是除了家人以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或者是,早已把黑尾当作家人。
研磨喜欢吃甜食,甚至一天全吃苹果派也完全没问题,部活结束以后,通常黑尾会陪着研磨去买苹果派,或者是周末的时候,黑尾会买一份带到研磨家。
喜欢阿黑比喜欢苹果派稍微多一点吧。
研磨不知道苹果派哪里吸引住他了,大概是在口中那种甜甜的口感,就好像黑尾在身边一样。

"研磨!!"噗咚一声倒地,研磨晕倒在球场,音驹的队员们听闻全都围了过去,"我带研磨回家休息,你们继续训练。"虽然很想担起队长的职责,但是自家青梅竹马已经虚弱成这个样子,自己又没法放任不管,拿着东西,背起研磨回家。研磨的吐息十分灼人,可以感觉到他逐渐升高的体温,可恶,明明应该更早注意到的,黑尾回忆起早上有点出神的研磨,让感冒那么严重的研磨继续参加高强度的训练,造成现在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有轻微意识的研磨感受到此时正坐在电车上,身上的运动服和运动鞋都还没有被换掉,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全都浑然不知,只能感觉到自己靠在旁边人的肩膀上,黑尾的肩膀。
" 阿黑。"研磨挪动着嘴皮子。
"研磨,你醒了,我说你啊,不舒服要跟我说啊,也多依靠我一下啊。"黑尾低下头,望着身边人。
"那样会变成废人的。"研磨轻轻的摇头,用头发蹭着黑尾的脖子。
黑尾低下头,轻轻的亲吻着任性的青梅竹马的额头。
好烫,得赶紧回家吃药休息才行。
FIN.

【黑研】相依相存

食用提醒    一点点刀子



不知道是已经认识了多少年,五年?十年?甚至更久……

早已习惯了对方的话语,早已习惯了有对方存在的生活作息,早已习惯了有对方的存在.

“忽然没有你,我还真是有一点不习惯呢。”

这是没有研磨的第三天,虽然心情没有葬礼时那么沉重,但是葬礼过后的普通生活,更是让黑尾密不透风,没有了在内侧玩手机的研磨,黑尾走在路上还是不自觉的向里面偏,音驹没有了心脏,黑尾没有了研磨。

“你并不是孤身一人哦,阿黑。”忽然,黑尾像是被什么冲击了一下一样,头有点痛。

这是没有研磨的第三天,虽然没有举行葬礼时那么难过,但现在,更让黑尾觉得闷得透不过气。

“研磨!把球给我!”黑尾在这边呼唤传球,一个帅气的拦网出界,音驹以32:30赢了枭谷。。

“研磨,你之前说如果赢了比赛你要和我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哦。”研磨看了一眼黑尾,微微笑了一下,随及,研磨没有在乎一身臭汗的黑尾,想都没想便抱住了黑尾。

“我说啊,赢了之后,阿黑请和我交往吧。”研磨的头埋在黑尾宽大的背里,喃喃地说。

黑尾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吃了一惊,黑尾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吃了一惊,他感受到了背后研磨被汗水浸的有点湿的头发,运动过度之后有点发热的额头,还有他微微呼吸的拂动。

“糟糕,由研磨来向自己告白,自己未免也太差劲了吧。”

黑尾轻轻用自己的手扣住环在自己腰上的,比自己小一号的手,他能感受到身后人的微微颤动,逐渐抬起的头,合上拍的心跳,黑尾能想象出研磨微红的脸庞和稍稍弓下的身子,黑尾慢慢的从研磨的怀抱里转过身,吻上他早已日思夜想的唇。

  仿佛是对研磨刚刚问句的一个肯定回答,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研磨有些喘不上来气,轻轻推开黑尾,黑尾才知道去放开。

  直至二人分开后,研磨像是一阵风一样,消失了。

  这不知道是黑尾第几次从梦中惊醒了,习惯性的摸向手机,漆黑的手机中一片死寂,往常总是有半夜打游戏的研磨发来的晚安消息,现在却没有了,不,是永远没有了。黑尾又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脱离出来,但是无果,黑尾盯住了那个没有人回应的手机号,愣住了神。

研磨死于车祸,也就是说死于意外。

黑尾一直在自责,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研磨。

“没事的哦,不是阿黑的错哦。”

“但是你已经不在了啊”黑尾回答道,忽然黑尾揪住自己的衣服,猛地扔下球,感受着自己心脏强烈的跳动,黑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确认着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

“研磨……”

“阿黑……”

  那个声音回答着他,是他熟悉的研磨,是他熟悉的声音,黑尾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的存在。

  孤爪研磨的存在。

从相见,相识,到告白,到我喜欢你,我爱你,请嫁给我吧,这个幻想就被彻彻底底的破坏了,少了任何一方,就无法存在。
  就这样抛下你真是对不起。
“研磨,对不起。”黑尾背过身去,失声痛哭。

  虚化掉的研磨,轻轻靠在黑尾背上。
  即使这样我还是能触碰到你哦。
  阿黑
  能和你认识真是太好了

  能做你男朋友真是太好了

                                                   Fin.

【点文】搞一个点文,占tag抱歉

最近太闲鱼了所以搞一个点文,刚好lof50粉了,也可以说是五十粉感谢,谢谢大家
可以提供cp或者梗
黑研/及菅/大菅/及岩/濑见白/兔赤
不开车,太虚
以上
如果有什么建议的话欢迎在下面评论或者私信我( ˘͈ ᵕ ˘͈ )♡

【大菅】彼心相连 01

私设 作曲家大地x画家菅原

冬天的东京依旧是那么的冷,被迫调在这里工作的泽村大地总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看这个城市不太顺眼,冬天很冷,夏天又很热,过年回家要坐的车人又很多,总之热恋着家乡的泽村,总觉得东京这个大城市并没有大家口中的那么好。
作为一个作曲家,总是闷在家里是没有所谓的灵感出现的,所以泽村经常去街上乱逛,但却总是被城市的喧闹所惊扰。
若不是碰见那个人,泽村可能现在还会觉得那个城市有那么一点点坏。
“晚上吃点什么好呢?”说是做饭,更不如说是买些成品食物回家热一热,对做饭一窍不通的泽村也只能做点这种简单活了。随便买了买,便回到了家。
一层公寓一直只有泽村一个人住,今天隔壁房间门前却堆了几个集装箱,不用猜泽村就知道,这里久违的要有住户了,虽然很想知道新搬来的邻居长什么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
总不能和自己的肚子去叫嚣,只能回屋子做饭。

几乎是同一时刻,门口的二人视线对在了一起,空气里透着淡淡的颜料的特殊味道,泽村看着对面的人,手上有着尚未洗掉的颜色残余着,皮肤可以用白皙来形容,男性少有的肤色,眼睛里透着丝丝疲倦,左眼角有一颗小小的痣,银白色的头发微微翘起,样貌算不上特别出众,但足以以精致来形容。
“很冒昧的问一下请问您是画家吗?对了,我是住在您隔壁的泽村大地,是个作曲家。”
“您好,我叫菅原孝支,如你所问的,我确实是个画家。”
然后,二人散去,各走各路。
TBC

【及菅】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 04

虽然这一章很短但是我还是要更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菅要快点好起来哦”及川轻轻亲吻了菅原的眼睑,“及川先生已经给你施了魔法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哦。”及川笑着对菅原说道。
窗子那边透出缕缕阳光映在菅原的脸上,及川觉得,此时没有任何人能比他更加好看了,不,一直都是,仿佛就是天使。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菅原无法参加训练,但是及川却是意外的高兴。

“小菅,在这一百天里,就由及川大人来照顾吧!”征得了菅原的同意,及川搬进了菅原一个人住的公寓。
  第一天晚上,及川激动地没睡着,虽然没有和菅原睡一张床上有点遗憾,但是能够搬进来就已经足够了,和第一次用邮件联络一样,激动地在地铺翻滚着。
   入侵小菅家是第一步,睡在地上是先委屈一下自己,时候再侵占小菅的床,在侵占小菅的人。及川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了。
但是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多少,一大早及川就要去学校,晚上还有社团活动,虽然有时候会翘掉直接去找菅原,但是结果往往是被菅原和岩泉一顿臭骂,所以及川大部分时间都有在好好训练。

及川最喜欢的就是一周的周末,可以和菅原腻在一起一天。
这么想着,及川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被亲吻过后的菅原之后一直不懂得怎样与及川相处,与其说如何面对及川,不如说麻烦了及川太多事情而且没怎么去感谢他,菅原思来想去想了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及川喜不喜欢就是了。

总是时不时的去考虑着对方的感受,逐渐的去替对方着想,逐渐逐渐,有什么东西使二人连接起来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