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糕糖糕糖x

排球少年//菅原孝支中心//及菅//大菅//及岩//月山//影日//黑研/是个不干正经事的画手,偶尔写文,lo上主要发文,画和手帐。微博@糖糕糖糕糖

【黑研】永远不说爱你

我觉得我好像浪费了一个好标题,毫无逻辑的一篇,果然放假脑子里都是游戏。

黑尾一直很奇怪,为什么研磨一有空就玩游戏,但是却一直没有近视,乌野的眼镜君据黑尾观察不爱玩游戏,但却是个大近视。
"可能是游戏很爱我吧"
"世界上黑尾前辈不懂的东西还多着呢"两个人这样很没心没肺的回答道。

"呐,研磨。"黑尾别过头,望向身旁人,研磨没有抬头,只是用闷闷的鼻音回应着黑尾。
啊,他真可爱。
黑尾这样想到。
研磨很小的时候,就有黑尾在身边,小学,初中,高中,黑尾一直都在,大概是除了家人以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或者是,早已把黑尾当作家人。
研磨喜欢吃甜食,甚至一天全吃苹果派也完全没问题,部活结束以后,通常黑尾会陪着研磨去买苹果派,或者是周末的时候,黑尾会买一份带到研磨家。
喜欢阿黑比喜欢苹果派稍微多一点吧。
研磨不知道苹果派哪里吸引住他了,大概是在口中那种甜甜的口感,就好像黑尾在身边一样。

"研磨!!"噗咚一声倒地,研磨晕倒在球场,音驹的队员们听闻全都围了过去,"我带研磨回家休息,你们继续训练。"虽然很想担起队长的职责,但是自家青梅竹马已经虚弱成这个样子,自己又没法放任不管,拿着东西,背起研磨回家。研磨的吐息十分灼人,可以感觉到他逐渐升高的体温,可恶,明明应该更早注意到的,黑尾回忆起早上有点出神的研磨,让感冒那么严重的研磨继续参加高强度的训练,造成现在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有轻微意识的研磨感受到此时正坐在电车上,身上的运动服和运动鞋都还没有被换掉,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全都浑然不知,只能感觉到自己靠在旁边人的肩膀上,黑尾的肩膀。
" 阿黑。"研磨挪动着嘴皮子。
"研磨,你醒了,我说你啊,不舒服要跟我说啊,也多依靠我一下啊。"黑尾低下头,望着身边人。
"那样会变成废人的。"研磨轻轻的摇头,用头发蹭着黑尾的脖子。
黑尾低下头,轻轻的亲吻着任性的青梅竹马的额头。
好烫,得赶紧回家吃药休息才行。
FIN.

【黑研】相依相存

食用提醒    一点点刀子



不知道是已经认识了多少年,五年?十年?甚至更久……

早已习惯了对方的话语,早已习惯了有对方存在的生活作息,早已习惯了有对方的存在.

“忽然没有你,我还真是有一点不习惯呢。”

这是没有研磨的第三天,虽然心情没有葬礼时那么沉重,但是葬礼过后的普通生活,更是让黑尾密不透风,没有了在内侧玩手机的研磨,黑尾走在路上还是不自觉的向里面偏,音驹没有了心脏,黑尾没有了研磨。

“你并不是孤身一人哦,阿黑。”忽然,黑尾像是被什么冲击了一下一样,头有点痛。

这是没有研磨的第三天,虽然没有举行葬礼时那么难过,但现在,更让黑尾觉得闷得透不过气。

“研磨!把球给我!”黑尾在这边呼唤传球,一个帅气的拦网出界,音驹以32:30赢了枭谷。。

“研磨,你之前说如果赢了比赛你要和我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哦。”研磨看了一眼黑尾,微微笑了一下,随及,研磨没有在乎一身臭汗的黑尾,想都没想便抱住了黑尾。

“我说啊,赢了之后,阿黑请和我交往吧。”研磨的头埋在黑尾宽大的背里,喃喃地说。

黑尾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吃了一惊,黑尾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吃了一惊,他感受到了背后研磨被汗水浸的有点湿的头发,运动过度之后有点发热的额头,还有他微微呼吸的拂动。

“糟糕,由研磨来向自己告白,自己未免也太差劲了吧。”

黑尾轻轻用自己的手扣住环在自己腰上的,比自己小一号的手,他能感受到身后人的微微颤动,逐渐抬起的头,合上拍的心跳,黑尾能想象出研磨微红的脸庞和稍稍弓下的身子,黑尾慢慢的从研磨的怀抱里转过身,吻上他早已日思夜想的唇。

  仿佛是对研磨刚刚问句的一个肯定回答,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研磨有些喘不上来气,轻轻推开黑尾,黑尾才知道去放开。

  直至二人分开后,研磨像是一阵风一样,消失了。

  这不知道是黑尾第几次从梦中惊醒了,习惯性的摸向手机,漆黑的手机中一片死寂,往常总是有半夜打游戏的研磨发来的晚安消息,现在却没有了,不,是永远没有了。黑尾又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脱离出来,但是无果,黑尾盯住了那个没有人回应的手机号,愣住了神。

研磨死于车祸,也就是说死于意外。

黑尾一直在自责,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研磨。

“没事的哦,不是阿黑的错哦。”

“但是你已经不在了啊”黑尾回答道,忽然黑尾揪住自己的衣服,猛地扔下球,感受着自己心脏强烈的跳动,黑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确认着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

“研磨……”

“阿黑……”

  那个声音回答着他,是他熟悉的研磨,是他熟悉的声音,黑尾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的存在。

  孤爪研磨的存在。

从相见,相识,到告白,到我喜欢你,我爱你,请嫁给我吧,这个幻想就被彻彻底底的破坏了,少了任何一方,就无法存在。
  就这样抛下你真是对不起。
“研磨,对不起。”黑尾背过身去,失声痛哭。

  虚化掉的研磨,轻轻靠在黑尾背上。
  即使这样我还是能触碰到你哦。
  阿黑
  能和你认识真是太好了

  能做你男朋友真是太好了

                                                   Fin.

【黑研】我现在只想吃吃睡睡

黑研互助产出群(530365979)第二弹群活动

『研磨!出去练球吧!我们的目标可是优胜啊!』黑尾在楼下叫着研磨,凭着黑尾对研磨,的了解,研磨现在一定在躺在床上玩游戏,并且一定要这局结束之后才会给自己回话,我在研磨心里还比不上游戏吗,黑尾觉得有点受伤,低下头来。
『不要!』结果在黑尾等了五分多钟之后换来了这么简单的两个字,虽然黑尾的心被研磨微微探出头的样子稍微可爱到了一下,但是不好好练习的话,就无法更进一步了啊。

拥有备用钥匙的黑尾打开了门,径直走到楼上找研磨。

『研磨啊。』

『阿黑要先敲门才能进来哦。』研磨对于这种细节格外的注意。
黑尾从后面环住研磨的脖子,不停的蹭来蹭去,亲吻着研磨的耳垂,脸颊,脖子,在研磨的耳边吐着热气。
『嗯……阿黑别闹。』研磨双手握在游戏机上,只能空出一条腿去碰了碰黑尾,
『是研磨你先不对的哦,大家都在体育馆等着你呢』

就这样,研磨被黑尾强行拉到了体育馆。
加大的练习量让几乎只吃素食的研磨有点体力不支,训练结束后,研磨坐在活动室休息了老半天,当然,黑尾也在旁边陪着他一起休息

『研磨,看在你这么努力练习的份上,今天晚上请你吃苹果派』黑尾摸了摸研磨的头,顺势让研磨靠在了自己肩上,研磨也早已习惯了这种动作,来自黑尾的话语,眼神,体温,都能使研磨安心不以。

 

有阿黑在,真好。
吃着苹果派的研磨,这么想着,虽然也有着黑尾经常给研磨买爱吃的苹果派缘由在里面,但是,不知道何时,自己的生活里已经不能没有黑尾,没有了黑尾,自己也差不多成了废人,是从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很早以前了。

吃完苹果派,准备拿起游戏机的研磨,却被黑尾按在了地上,一口吻住研磨的唇,很有技巧的,侵入研磨温热的口腔,手在研磨的腰间不停的游走,宽大的手掌摩擦着研磨的背,研磨嘴边漏出了小声的呻吟声,用手稍微推了推黑尾,黑尾这才在研磨快要喘不上来气的时候松开了研磨的唇。

『研磨……』黑尾在研磨的耳边低声呼唤着,亲吻着研磨的颈部,手却是没有停下来,伸进研磨的衣服里,按压着胸前的两点,研磨被黑尾弄得浑身无力的跪坐在黑尾面前,紧紧的趴在黑尾身上,任由黑尾不停地挑逗他。

做到兴起,研磨却推开了黑尾『今天已经很累了,明天再说吧,我现在只想吃吃睡睡。』说完,在黑尾的脸上亲了亲。

『研磨啊,你都这样撩我了,还想让我停吗?』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篇的肉之后再补上,老黑这时候当然不会听研磨的啦,然后预告一下这个暑假要发的文
大菅私设  作曲家大地×画家菅原
及菅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02 03

月日点文   大学生月岛×家教翔阳
黑研 孤独症番外

【黑研】孤独症 后续01

ooc有,是之前的后半段,复健短打
03
研磨上初三的时候,黑尾高一,初中的课程对于研磨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至少在周末,被作业压得无法玩游戏的研磨觉得超难受。

『研磨!』黑尾拿着研磨爱吃的苹果派来慰问研磨,因为上了高中,黑尾与研磨的作息完全不符,只能用送慰问品的方式来找研磨玩。
『音驹太难考了』研磨一边吃着黑尾带来的苹果派,一遍抱怨着。
好想去阿黑的学校
希望研磨能考上音驹,不,是必须考上。
两人内心这样想着。

生命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少不了黑尾的陪伴,如果在这里被阻隔未免逊爆了。
——————————————————————————

从小到大,不停的追随着,从未停下脚步,不停的去努力,考上了黑尾所在的音驹。

『研磨,欢迎入学』入学式当天,研磨遇到了黑尾。

果然研磨能考上音驹呢,黑尾这样想着,嘴角微微上扬。

『想好加入什么社团了么』
『还没有』研磨故意逗黑尾这样讲,其实心里早就想好了加入排球部,和黑尾一起打排球,不过一年了,阿黑应该也会有二传手吧。
『诶?要不来排球部吧,我还没有合适的二传手』黑尾向研磨发出热烈的邀请。
『想想吧,都一年了你怎么还没有合适的二传手』

『因为我在等你啊』
被这句话羞红了脸的研磨,推开黑尾快速的跑开了。
『因为我在等你啊』这句话不停的在研磨的耳边徘徊,真是的,阿黑太犯规了。
上了高中以后,黑尾依旧每天放学去找研磨一起去活动室,是的,研磨加入了排球部,成为了黑尾的二传手。
『呐,研磨,我们交往吧』在一天的部活过后,二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黑尾照例把研磨护在道路里侧。

研磨怔了一下,逐渐放大的瞳孔盯着黑尾,轻轻点了点头,顾不得手上的游戏。
一句话,更加拉近了黑尾和研磨的距离。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做点恋人应该做的事情,黑尾没有迟疑,吻上了研磨柔软的唇。

TBC
写的时候幻想了半天黑研告白是怎样的,结果还是抓不住,还剩最后一篇后续,孤独症就没有啦

【黑研】孤独症

复健短打,ooc有


孤独症 黑尾铁朗×孤爪研磨

01 幼儿园时期

心理学上有一种病,叫『孤独症』,患有此症的人,自闭,不说话,日复一日的重复同一个动作,同一种表情。
在外人看来,孤爪研磨大概就是这种人,留着与别的男生不同的短发,浅褐色的猫眼,极其孤僻的性格,仿佛自带一个玻璃罩,让人无法靠近。研磨也逐渐把没有朋友当成理所当然,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午休,一个人学习,知道有黑尾铁朗的出现。
『研磨,这是隔壁新搬来的黑尾铁朗一家,你们要和睦相处啊。』研磨的母亲为研磨介绍着新搬来的黑尾铁朗一家,而研磨只是象征性的嗯了一声,便转身回到了屋里。
『研磨!』可谁知道后面的人却叫住了他,研磨轻轻咂了咂嘴,几乎没有和父母以外的人交流过的研磨,已经忘记了怎样去回应这种呼喊,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走着。
『我们一起玩吧』宽大而又有力的手拉住研磨,让研磨无法再向前走去。

结果是黑尾一个人玩的起劲,研磨在一旁乖乖的在看着黑尾,谁也没有想到,与研磨性格相反的黑尾,一不小心,就成了研磨除了父母以外唯一的依靠。
黑尾比研磨高一个年级,在研磨升入小学之后,二人的关系好了不少,可能是因为在同一个小学的原因,不知在什么时候,研磨已经在逐渐的依靠黑尾,放学后习惯性和黑尾一起回家,午休习惯性和黑尾一起吃饭,多亏了黑尾,研磨逐渐的也开始和班里同学交谈。
黑尾铁朗,仿佛把研磨的世界点亮了。
02初中时期

上了初中以后,黑尾拉着研磨加入了排球部,如果说游戏机是研磨与外界隔绝的工具,那么排球是研磨与外界联系的工具。游戏机是研磨在电车上消磨时间的好东西,可以远离世俗,过滤掉上班族打电话的声音,虽然也过滤掉了黑尾。
『研磨,你也看看我嘛』黑尾扯着嘴,咧了个大大的笑脸凑到研磨面前。
『嗯』研磨也回应了一个笑脸,但是马上又低头玩游戏。
『研磨,你这样太犯规了』年幼的黑尾,不停的摇晃着研磨。
而研磨脑内也不全是游戏,还在不停的想着黑尾要毕业的事。

还有一年,阿黑就要毕业了,就没法和阿黑一起回家了,这么想想,研磨有些遗憾,阿黑他也会有新的二传手吧,逐渐的,也会放下我吧。所以趁现在多珍惜一下吧。这么想着的研磨,轻轻的靠在了黑尾的肩膀上。
TBC
从小孩子时期开始写的,难以把握小孩子脑子里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