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糕糖糕糖x

排球少年//菅原孝支中心//及菅//大菅//及岩//月山//影日//黑研/是个不干正经事的画手,偶尔写文,lo上主要发文,画和手帐。微博@糖糕糖糕糖

【黑研】相依相存

食用提醒    一点点刀子



不知道是已经认识了多少年,五年?十年?甚至更久……

早已习惯了对方的话语,早已习惯了有对方存在的生活作息,早已习惯了有对方的存在.

“忽然没有你,我还真是有一点不习惯呢。”

这是没有研磨的第三天,虽然心情没有葬礼时那么沉重,但是葬礼过后的普通生活,更是让黑尾密不透风,没有了在内侧玩手机的研磨,黑尾走在路上还是不自觉的向里面偏,音驹没有了心脏,黑尾没有了研磨。

“你并不是孤身一人哦,阿黑。”忽然,黑尾像是被什么冲击了一下一样,头有点痛。

这是没有研磨的第三天,虽然没有举行葬礼时那么难过,但现在,更让黑尾觉得闷得透不过气。

“研磨!把球给我!”黑尾在这边呼唤传球,一个帅气的拦网出界,音驹以32:30赢了枭谷。。

“研磨,你之前说如果赢了比赛你要和我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哦。”研磨看了一眼黑尾,微微笑了一下,随及,研磨没有在乎一身臭汗的黑尾,想都没想便抱住了黑尾。

“我说啊,赢了之后,阿黑请和我交往吧。”研磨的头埋在黑尾宽大的背里,喃喃地说。

黑尾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吃了一惊,黑尾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吃了一惊,他感受到了背后研磨被汗水浸的有点湿的头发,运动过度之后有点发热的额头,还有他微微呼吸的拂动。

“糟糕,由研磨来向自己告白,自己未免也太差劲了吧。”

黑尾轻轻用自己的手扣住环在自己腰上的,比自己小一号的手,他能感受到身后人的微微颤动,逐渐抬起的头,合上拍的心跳,黑尾能想象出研磨微红的脸庞和稍稍弓下的身子,黑尾慢慢的从研磨的怀抱里转过身,吻上他早已日思夜想的唇。

  仿佛是对研磨刚刚问句的一个肯定回答,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研磨有些喘不上来气,轻轻推开黑尾,黑尾才知道去放开。

  直至二人分开后,研磨像是一阵风一样,消失了。

  这不知道是黑尾第几次从梦中惊醒了,习惯性的摸向手机,漆黑的手机中一片死寂,往常总是有半夜打游戏的研磨发来的晚安消息,现在却没有了,不,是永远没有了。黑尾又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脱离出来,但是无果,黑尾盯住了那个没有人回应的手机号,愣住了神。

研磨死于车祸,也就是说死于意外。

黑尾一直在自责,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研磨。

“没事的哦,不是阿黑的错哦。”

“但是你已经不在了啊”黑尾回答道,忽然黑尾揪住自己的衣服,猛地扔下球,感受着自己心脏强烈的跳动,黑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确认着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

“研磨……”

“阿黑……”

  那个声音回答着他,是他熟悉的研磨,是他熟悉的声音,黑尾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的存在。

  孤爪研磨的存在。

从相见,相识,到告白,到我喜欢你,我爱你,请嫁给我吧,这个幻想就被彻彻底底的破坏了,少了任何一方,就无法存在。
  就这样抛下你真是对不起。
“研磨,对不起。”黑尾背过身去,失声痛哭。

  虚化掉的研磨,轻轻靠在黑尾背上。
  即使这样我还是能触碰到你哦。
  阿黑
  能和你认识真是太好了

  能做你男朋友真是太好了

                                                   Fin.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