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糕糖糕糖x

排球少年//菅原孝支中心//及菅//大菅//及岩//月山//影日//黑研/是个不干正经事的画手,偶尔写文,lo上主要发文,画和手帐。微博@糖糕糖糕糖

【张怀民×苏轼】记承天寺夜游

帮 @无_神 把这篇文发出来噜噜噜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记承天寺夜游》

时值初冬,寒意伴着月光一股脑地倾泻在床上,地上,和……他身上。他解衣带的手微微一顿,复又将已经解开的衣带系好,探头看了看挂在天上的满月。
『今天月亮真好,终于有理由去接怀民回家了。』

起身,下床,推门,出屋,才踏出第一只脚冷风便已经缠在了身上,冻得他一哆嗦,却又想起和怀民吵架的那一晚。可那天风只微凉,月亮也半弯——不知不觉中半个月都过去,真是小气的人呐,不过是不想与他同房,竟然一走就是半个月,也不想想之前夜夜笙歌,让他怎么吃的消。也好,住在寺里,让住持好好给怀民念念经,免得怀民脑中日日都是那龌龊的事情。
一抬头,承天寺的牌匾已近在眼前。“承天寺”三个大字铁画银钩,矫若游龙——就像怀民一样。抬手扣了扣铜制的门环,“嘎吱——”老旧的木门换换打开,一颗圆溜溜的光头探了出来,“是你啊,跟我来。”

穿过洒满月光的庭院,穿过黑暗幽黑的大殿。
『怀民在干什么呢?』

可能已经睡下了吧。那个没心没肺的男人,他想着,却在下一个拐弯后看到了怀民。怀民坐在台阶上,半眯着眼,斜斜的倚靠着门柱,见他来了,懒懒的伸出一只手,说“小轼子,来陪朕转转。”回头看看领路的小沙弥,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早知道他今天会来。

上去一巴掌打掉怀民的手,却被他趁机拉住,十指相扣。从怀民手中传来的温度让他不禁一阵恍惚,终于又摸到这温度了,真好。回过神来,他和怀民已经站在庭院中了,月光如水般荡漾,寺边张牙舞爪的松柏经月光映照在庭院中,竟也像水草般柔弱,月光真神奇啊。“月亮有我好看吗?”阴测测的声音在庭院中响起,“都半个月了才来,我还当你真打算让我在这里常住呢。”“哈,没有,想什么呢你看,今晚的月亮这么圆,我们回家吧,或许,或许我们还可以干点别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低于蚊声,想坦荡的与怀民对视,却被通红的耳根出卖,“我是说,我们可以喝喝茶,下下棋什么的……你干嘛!放我下来!这里可是寺里唔……”语未毕便被尽数封在唇中,怀民脱下外衣,轻柔的将他放在上边,好像在放下一杯月光,他打了个哆嗦。怀民俯身将他笼罩在怀抱中,低下头,衔着他的耳垂含糊不清的说,“冷吗?”他点点头,以为怀民会停下来,可他只是笑着将头埋进他的颈窝,坏坏的说“没事,一会就热起来了。”他的衣服一件件散落。

躲在柱子后的小沙弥羞红了脸,转身蹑手蹑脚的回到房中,提起毛笔记录今日寺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而那纸上的题目便是——《记承天寺夜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bug!有bug!有bug!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记承天诗夜游是苏轼自己写的,小沙弥什么的不存在啊
2.苏轼并没有和张怀民住在一起
3.承天寺的格局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只是普通的寺庙大多都为庭院——大殿——僧人住的地方,较大的寺可能会有后殿,偏殿什么的,而且殿里会有长明灯,一般不会很黑
以上来自无神的free talk

 


评论

热度(9)

  1. 吴邪是我小老婆糖糕糖糕糖x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等到你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