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糕糖糕糖x

排球少年//菅原孝支中心//及菅//大菅//及岩//月山//影日//黑研/是个不干正经事的画手,偶尔写文,lo上主要发文,画和手帐。微博@糖糕糖糕糖

【及菅】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 03

这一章有糖wwww

http://sugasuki.lofter.com/post/1cae10f0_b7c9dfe01

http://sugasuki.lofter.com/post/1cae10f0_bbedca602

训练结束过后,及川回到家捧着手机反复的想着,第一封邮件应该发些什么。

“交往以后这可是重要的回忆啊......”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反复打出一段话又删去,及川在床上来回的滚着。

“如果是小菅的话,他会说什么呢?”及川反复的思考着。
双手紧握的手机发出了声响。

可恶,竟然被抢先了。

【及川同学有平安的到家吗?我发现了一家特别好吃的拉面店哦,有机会一起去尝尝】
后面跟了一串及川无法言喻的符号。
【有机会一起去尝尝......】及川的眼睛停留在了这一句话

“这这这难道是约会!!??”及川兴奋的坐了起来。

【可以哦】

当天并没有及川想象中的那么浪漫,那是一个有点吵闹的店,嗯,拉面确实很好吃。
“这就算上次的回礼了”菅原擦了擦嘴,转头对及川说道。
“但是,是真的想要和及川一起分享。”
很普通的回家,两人家的方向却又恰恰相反,及川有点失落,故意走的很慢。
“小菅......”及川从后面抱住了菅原,及川明显感觉到了怀中的人颤了一下

“谢谢......有小菅这样的朋友,我很开心。还有啊,我好像喜欢上小菅你了。”慌乱之中转过头的菅原,对上了及川坚定的眼神。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故事会不会就这样到头了呢。
 

即使及川已经告过白了,但是两人的关系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及川整日宛如夏季的天气一样烦躁。
【小菅,这周末一起出去玩吧!】
【对不起,这周末有事。】

这是自那次告白以后及川第三次约菅原,但是每次都被菅原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过去。
果然,是被讨厌了......
既然无法好好回应,就不应该让别人有所期待啊,菅原握着手机坐在床边,呆呆的望着,一起打练习赛,一起吃饭,一起坐电车回家,所有场景全部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果然,痛苦的不能行,这样的自己,根本无法好好的回应及川啊。

介于菅原怎么都不肯见及川,所以及川打破了和菅原的约定,去乌野找菅原,但是却没有如愿以偿的见到,得到的结果是——菅原扭到脚了。
几乎是没多想,问了同队的泽村菅原家的地址,就狂奔了过去,如果这就是小菅拒绝我的原因的话......及川几乎是松了一口气。
不打招呼就来真是抱歉了......

看到了菅原,知道了他是一个人住......
“受伤了为什么不说?”及川把过来开门的菅原扶回床上坐下,为菅原重新上了点药。
“怕你担心。”菅原小声的说道。
“啊,真是的,我还以为我被讨厌了,但是你这样我反而会更担心。”及川彻底松了一口气,“我可不允许我喜欢的人受伤啊......”
“小菅,我的告白是不是让你感到困扰了......”

“没有......”
“那为什么好端端的下楼会扭到脚啊?”

“都说了是不小心了......”

及川望着菅原有点微红有点委屈的脸,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吻上了菅原的眼睑。
“小菅要快点好起来哦。”

TBC    

啊啊明天开学了,更新会慢点,啊及菅的这篇终于赶上了手稿的进度了,其实这章本来写了及川和菅原吵架,但是因为我最近太开心了心情太好所以删掉了【什么?
喜欢的话就按个小红心吧~



下半年更完这些,先不开新坑了

【及菅】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 02

夜幕降临,世界被黑暗笼罩,但商业街仍然灯火通明,及川部活过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拐到了商业街闲逛。
眼前闪过一个人影,及川快步的跟上去,但那人却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看错了吗,这里离乌野那么远,果然……』及川咂了咂嘴,转头回去。
『刚才是及川?』菅原怀疑自己眼睛花了才会在商业街人这么多的地方碰到他,没有多想,回味着麻婆豆腐的辣味向车站走去。

『果然是及川。』菅原快步走上前去轻拍了一下及川的背。

『嗯?』及川扭过头来,望着眼前的人吃了一惊。
『菅……』嘴唇稍稍动了起来,不敢想象自己刚刚还在思念的人,殊不知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谢谢你上次请我吃饭。』菅原还记得上次的事情。
『啊没关系,小菅你可以不用对我用敬语哦。』及川不是很放得开,害怕给菅原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首先及川同学要不对我毕恭毕敬哦~』菅原笑了笑。
『好好』及川连忙点头。

『车来了,我走了。』菅原向及川挥手告别,可谁知及川随机也上了这班车,青城不在这边吧,菅原刚想问,话却被及川堵回来了。
『我刚好也坐这辆。』及川解释道,坐在了菅原旁边。
才不是坐这辆车呢,是因为想坐在你身边。

及川相信日久生情,几乎每天都会跑来乌野看菅原一眼再回去,或者直接翘掉练习,在乌野门口等菅原出来。

『及川同学再这样的话我宁可消失不见哦』他不想及川因为他,而耽误了练习。
糟糕,被发现了,一天,及川正准备离开乌野的时候,听见了菅原的声音。
『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去参加训练了吧,在这样下去的话,技术会退步的哦,所以……』菅原在及川吃惊的眼神下,随着瞳孔的放大,逐渐靠近及川
『请和我交换邮箱!』及川说出来前后不搭调的话。
『如果及川同学好好回队里训练的话……』
没有想象中的小鹿乱撞,没有像想象中的更一步接近菅原。
好想,更多的了解他。
                 TBC.

-------------------------------------------------------
大王生日快乐!!看完大鱼之后每天沉迷于赤松子然后说好的日更拖到现在了真是抱歉,然后刚好赶上及川的生日,所以就今天发了,但是因为下午睡过头和word崩了的原因并没有打多少。

说到及川,他刚出场的时候还在想这是哪里来的打酱油了,后来逐渐的喜欢上他,被他的魅力和毅力所迷倒,啊,他真是个可爱的人


【黑研】我现在只想吃吃睡睡

黑研互助产出群(530365979)第二弹群活动

『研磨!出去练球吧!我们的目标可是优胜啊!』黑尾在楼下叫着研磨,凭着黑尾对研磨,的了解,研磨现在一定在躺在床上玩游戏,并且一定要这局结束之后才会给自己回话,我在研磨心里还比不上游戏吗,黑尾觉得有点受伤,低下头来。
『不要!』结果在黑尾等了五分多钟之后换来了这么简单的两个字,虽然黑尾的心被研磨微微探出头的样子稍微可爱到了一下,但是不好好练习的话,就无法更进一步了啊。

拥有备用钥匙的黑尾打开了门,径直走到楼上找研磨。

『研磨啊。』

『阿黑要先敲门才能进来哦。』研磨对于这种细节格外的注意。
黑尾从后面环住研磨的脖子,不停的蹭来蹭去,亲吻着研磨的耳垂,脸颊,脖子,在研磨的耳边吐着热气。
『嗯……阿黑别闹。』研磨双手握在游戏机上,只能空出一条腿去碰了碰黑尾,
『是研磨你先不对的哦,大家都在体育馆等着你呢』

就这样,研磨被黑尾强行拉到了体育馆。
加大的练习量让几乎只吃素食的研磨有点体力不支,训练结束后,研磨坐在活动室休息了老半天,当然,黑尾也在旁边陪着他一起休息

『研磨,看在你这么努力练习的份上,今天晚上请你吃苹果派』黑尾摸了摸研磨的头,顺势让研磨靠在了自己肩上,研磨也早已习惯了这种动作,来自黑尾的话语,眼神,体温,都能使研磨安心不以。

 

有阿黑在,真好。
吃着苹果派的研磨,这么想着,虽然也有着黑尾经常给研磨买爱吃的苹果派缘由在里面,但是,不知道何时,自己的生活里已经不能没有黑尾,没有了黑尾,自己也差不多成了废人,是从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很早以前了。

吃完苹果派,准备拿起游戏机的研磨,却被黑尾按在了地上,一口吻住研磨的唇,很有技巧的,侵入研磨温热的口腔,手在研磨的腰间不停的游走,宽大的手掌摩擦着研磨的背,研磨嘴边漏出了小声的呻吟声,用手稍微推了推黑尾,黑尾这才在研磨快要喘不上来气的时候松开了研磨的唇。

『研磨……』黑尾在研磨的耳边低声呼唤着,亲吻着研磨的颈部,手却是没有停下来,伸进研磨的衣服里,按压着胸前的两点,研磨被黑尾弄得浑身无力的跪坐在黑尾面前,紧紧的趴在黑尾身上,任由黑尾不停地挑逗他。

做到兴起,研磨却推开了黑尾『今天已经很累了,明天再说吧,我现在只想吃吃睡睡。』说完,在黑尾的脸上亲了亲。

『研磨啊,你都这样撩我了,还想让我停吗?』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篇的肉之后再补上,老黑这时候当然不会听研磨的啦,然后预告一下这个暑假要发的文
大菅私设  作曲家大地×画家菅原
及菅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02 03

月日点文   大学生月岛×家教翔阳
黑研 孤独症番外

【及菅】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01

大家好!!我回来了!!这是我在考试期间挖的一个长篇的坑,已经写到第四章了,目标日更
-----------------------------------------------------------

爽朗君的名字是及川废了好大劲才搞到的,不如说是及川自己和内心斗争了好久才决定张口去问,虽然乌野和青叶城西的练习赛他最后才到,但是对方队伍里的二传手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叫什么来着,看到和自己是同一行的人,就会特别的留意,但是及川发现自己是确确实实被他所吸引了。

『爽朗君?』但是话刚出口,及川就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意识的认可了这个名字,将这个名字定为了爽朗君的名字。

『嗯?』菅原孝支在确定周围没有别人之后回过了头,给了对方回应。
『啊,他扭过来了』及川望着前方的银发少年,出了神。
是青城的队长,日向口中的大王者,菅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毕竟之前看到过他的比赛,他很强,但是菅原还是正面面对了及川。

及川冷静了一下自己开口『是乌野的二传手吧,你叫什么名字?』虽然已经知道对方是乌野的二传,但还是不禁这样问了出来,但是如果能问到名字,那么一切都好说了。

『菅原孝支』及川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的说出来,但这也恰恰符合了他的爽朗吧,回过神来,菅原已经走掉了。
『菅原…孝支么,真是好听的名字啊。』
人总是贪婪的,知道了名字,就想越多的了解他,靠近他,恨不得把他据为己有。
Please write down your Email address on the paper so that I won’t forget you.

话到嘴边,却难以启齿。
青城虽然和乌野在一个县城,但实际要去还是有些距离,但总不能盼着和乌野打练习赛,为了见菅原,及川翘掉了训练。
心情在内心蔓延开来,及川呆呆的望着电车外不停变化着的景象,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及川能断定菅原一定是个好人,虽然只说过几句话,但是及川的直觉告诉他是这样的。

及川到乌野了,但青城的白色西式校服在乌野的黑色立领制服中还是太显眼了,及川决定在外面等着菅原出来,心想着天都快黑了怎么还不出来,不如先去吃顿饭,但又害怕就这样错过了菅原,又只能默默的倚靠在乌野的大门边等待着。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及川被日向的一声大王者惊的差点扔掉了手机,一反常态的没有去调侃影山飞雄,而是径直走向菅原孝支,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下拉走了菅原。
『小菅我先借走了,我和他有事要说。』一时耍帅的及川,在走出几步远之后,松开了手,红了脸。
『啊,对不起,一时冲动就……』及川道歉。
『没关系的,及川同学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其实就是想请你吃顿饭。』及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经过几次比赛和练习赛,菅原发现及川像今天这么害羞的样子并不多见,拒绝也不太合适,因为自己已经被及川拉过来了。

『麻婆豆腐』菅原说出这四个字,但是想了想毕竟像这么辣的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吃的惯,菅原又连忙改口『及川同学想吃什么就去吃好啦,我无所谓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及川还是把菅原领到了一家专卖麻婆豆腐的店,委屈了一下自己,但是看着吃的这么开心的菅原,及川觉得自己值了,呆呆的盯着对面的菅原傻笑着。
能和你一起共进晚餐真好。
 

隔天
『小岩!』及川在晨练的时候向岩泉一挥了挥手,招呼他过来,岩泉一是及川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及川认为一旦有什么搞不定的事情问岩泉一就一定能解决,虽然这个人脾气有点冲,但是多半时间还是会给及川一些好的建议。
『小岩,你觉得小菅这个人怎么样?』及川拉过岩泉一,小声的问道。
『小菅是谁啊?』岩泉一一脸疑惑的看着及川。
『乌野的替补二传手啦!』
『哦』岩泉一浅浅的应答了一声,仔细的回忆起来。
『小岩你可不许和我抢哦!』
『垃圾川谁要和你抢啊!』
                                                            TBC


【张怀民×苏轼】记承天寺夜游

帮 @无_神 把这篇文发出来噜噜噜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记承天寺夜游》

时值初冬,寒意伴着月光一股脑地倾泻在床上,地上,和……他身上。他解衣带的手微微一顿,复又将已经解开的衣带系好,探头看了看挂在天上的满月。
『今天月亮真好,终于有理由去接怀民回家了。』

起身,下床,推门,出屋,才踏出第一只脚冷风便已经缠在了身上,冻得他一哆嗦,却又想起和怀民吵架的那一晚。可那天风只微凉,月亮也半弯——不知不觉中半个月都过去,真是小气的人呐,不过是不想与他同房,竟然一走就是半个月,也不想想之前夜夜笙歌,让他怎么吃的消。也好,住在寺里,让住持好好给怀民念念经,免得怀民脑中日日都是那龌龊的事情。
一抬头,承天寺的牌匾已近在眼前。“承天寺”三个大字铁画银钩,矫若游龙——就像怀民一样。抬手扣了扣铜制的门环,“嘎吱——”老旧的木门换换打开,一颗圆溜溜的光头探了出来,“是你啊,跟我来。”

穿过洒满月光的庭院,穿过黑暗幽黑的大殿。
『怀民在干什么呢?』

可能已经睡下了吧。那个没心没肺的男人,他想着,却在下一个拐弯后看到了怀民。怀民坐在台阶上,半眯着眼,斜斜的倚靠着门柱,见他来了,懒懒的伸出一只手,说“小轼子,来陪朕转转。”回头看看领路的小沙弥,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早知道他今天会来。

上去一巴掌打掉怀民的手,却被他趁机拉住,十指相扣。从怀民手中传来的温度让他不禁一阵恍惚,终于又摸到这温度了,真好。回过神来,他和怀民已经站在庭院中了,月光如水般荡漾,寺边张牙舞爪的松柏经月光映照在庭院中,竟也像水草般柔弱,月光真神奇啊。“月亮有我好看吗?”阴测测的声音在庭院中响起,“都半个月了才来,我还当你真打算让我在这里常住呢。”“哈,没有,想什么呢你看,今晚的月亮这么圆,我们回家吧,或许,或许我们还可以干点别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低于蚊声,想坦荡的与怀民对视,却被通红的耳根出卖,“我是说,我们可以喝喝茶,下下棋什么的……你干嘛!放我下来!这里可是寺里唔……”语未毕便被尽数封在唇中,怀民脱下外衣,轻柔的将他放在上边,好像在放下一杯月光,他打了个哆嗦。怀民俯身将他笼罩在怀抱中,低下头,衔着他的耳垂含糊不清的说,“冷吗?”他点点头,以为怀民会停下来,可他只是笑着将头埋进他的颈窝,坏坏的说“没事,一会就热起来了。”他的衣服一件件散落。

躲在柱子后的小沙弥羞红了脸,转身蹑手蹑脚的回到房中,提起毛笔记录今日寺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而那纸上的题目便是——《记承天寺夜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bug!有bug!有bug!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记承天诗夜游是苏轼自己写的,小沙弥什么的不存在啊
2.苏轼并没有和张怀民住在一起
3.承天寺的格局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只是普通的寺庙大多都为庭院——大殿——僧人住的地方,较大的寺可能会有后殿,偏殿什么的,而且殿里会有长明灯,一般不会很黑
以上来自无神的free talk

 


大家好,这里是糖糕✺◟(∗❛ัᴗ❛ั∗)◞✺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时间更新了,因为我的文都是手写然后打在电脑上的,马上就要考试了,没有什么时间写时间打也没什么脑洞,所以就想着好好学习吧,大家七月见啦✧*。٩(ˊωˋ*)و✧*。

菅原孝支生贺企划组:

42日~今天也是文手坐镇哦!


来自 @糖糕糖糕糖x  的月饼~


一起来猜猜是什么馅的(。・∀・)ノ゙~?




NO.42


呆毛,泪痣,爽朗,这无疑是形容菅原孝支的词语,菅原身上带着一种魔法,一种能将阴霾驱散的魔法,排球部的众人如是说道。
“大地前辈!再过几天就是菅原前辈的生日了吧?”日向在进校门的时候偶遇到了泽村大地,便飞奔着推了车过去。
“啊,菅吗。”泽村被突然冒出来的日向吓了一跳,思索了一下“是这个月的十三号没错。”


是不是应该为菅原准备点什么,毕竟过生日一年才有一次啊,泽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日程,十三号那天是周一,还有社团活动,所以出去庆祝是不太可能,就在活动室搞一下吧,泽村想和排球部众人瞒着菅原为他准备生日聚会,泽村觉得这是身为队长应尽的职责。
有点炎热的夏天,令人烦躁的蝉鸣,令人爽朗的菅原孝支,诞生的季节。|
小时候,菅原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年居住在东京,在这边的菅原和奶奶居住在一起,菅原不想让奶奶太辛苦,所以日常生活都是由菅原自己料理,过生日的时候也是菅原和奶奶两个人,深夜里常常孤独的闷声哭泣,有泪痣却不爱哭什么的,其实是菅原撒的一个谎。
“今年会不会有些改变呢”菅原心里想。
 


这天社团活动休息的时候,泽村让月岛将菅原引了出去,自己和剩下的人讨论这个问题。
“啊,其实就是这个月的十三号,是菅原的生日,我想我作为一位队长,有义务为我们的队员庆生,何况是我们的副主将呢,所以我想在那天下午社团活动结束后,在活动室为菅原办一个生日聚会。”泽村试探性的说着“啊,当然,如果你们有事的话也可以先走。”
“菅前辈的生日必须好好庆祝呢!”  


“平时受到了不少关照呢。”部员们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泽村见没有人拒绝,长呼了一口气。
“话说,你们知道菅喜欢什么吗?说道过生日的话就必须送礼物啊。”旭开口说出了一个全员差点忽略而又比较关键的问题。


“排球!”


“前辈喜欢笑!”日向大声的说,却引起了众人的一阵欢笑


“那种东西不能送吧呆子!”影山重重的拍了下日向的头。
“呜啊好疼啊影山!”日向捂住头部,一脸怨恨的看着影山。


“啊,我记得菅原前辈喜欢吃麻婆豆腐来着。”田中努力回忆着每次社团活动结束之后泽村前辈请大家吃包子,菅原前辈都会挑麻婆豆腐的来吃。
“麻婆豆腐!?超辣的那种?”对于不能太吃辣的西谷来说,听到这个词语令他倒吸一口凉气。
“听起来不错呐,但是只是麻婆豆腐的话会不会太没新意了。”旭思索着能让菅原眼前一亮的东西。


“对了!麻婆豆腐馅的月饼你们有吃过吗?”西谷忽然跳起来。见众人摇头,西谷又继续说道,“既然你们都没吃过,那么菅前辈应该也没吃过,不如用这个代替生日蛋糕如何?”


“哦哦哦!这个不错!”


排球部众人都觉得西谷这个提议不错,于是约好了周末去西谷家试试这个麻婆豆腐馅的月饼。
做个麻婆豆腐的月饼不难,但是要这么多不擅长料理的男生来做就难度大大提升了。厨房里充斥着这个要怎么弄啊,诶呀辣椒放多了的声音。
“能顺利做出来吗?”泽村不禁担心起来。
“呆子你不许偷吃!这是给菅前辈的!”影山冲日向吼到。
“我这是替前辈尝尝味道。”日向想要掩盖自己的罪行。


经过一下午的不懈努力,终于在食材快要浪费完的时候,众人终于做出了一个像样的月饼来。等待着明天下午的到来。
当天下午


“菅,我们把体育馆打扫一下吧。”泽村在社团活动之后有意拖住菅原,并向其他人使了个眼色。


这里交给我了,活动室就拜托你们了。
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泽村开始催促着菅原回活动室收拾东西回家。
“诶!明明是大地你打扫的时候慢吞吞的。”菅原责备泽村。
“好啦好啦我的错”泽村推着菅原向活动室走去。他们应该都准备好了吧。
“HAPPYBIRTHDAY!”在菅原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众人一起吼到。西谷拿出他们辛苦做的月饼放到桌子上,插上蜡烛,催促着让菅原许愿。
“诶,为什么要许愿,这又不是生日蛋糕。”菅原有些纳闷。
“这是我们精心为菅前辈准备的生日月饼,好了,快许愿。”田中说道。
菅原哭笑不得,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希望能够天天和你们一起打排球。
菅原睁开了眼睛,眼眶内稍微有些湿润。


“看!我们为前辈准备的麻婆豆腐馅的月饼!”山口切了一块月饼递给菅原。
“我喜欢!”菅原开心的笑了起来,有你们在,真好。



【黑研】孤独症 后续01

ooc有,是之前的后半段,复健短打
03
研磨上初三的时候,黑尾高一,初中的课程对于研磨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至少在周末,被作业压得无法玩游戏的研磨觉得超难受。

『研磨!』黑尾拿着研磨爱吃的苹果派来慰问研磨,因为上了高中,黑尾与研磨的作息完全不符,只能用送慰问品的方式来找研磨玩。
『音驹太难考了』研磨一边吃着黑尾带来的苹果派,一遍抱怨着。
好想去阿黑的学校
希望研磨能考上音驹,不,是必须考上。
两人内心这样想着。

生命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少不了黑尾的陪伴,如果在这里被阻隔未免逊爆了。
——————————————————————————

从小到大,不停的追随着,从未停下脚步,不停的去努力,考上了黑尾所在的音驹。

『研磨,欢迎入学』入学式当天,研磨遇到了黑尾。

果然研磨能考上音驹呢,黑尾这样想着,嘴角微微上扬。

『想好加入什么社团了么』
『还没有』研磨故意逗黑尾这样讲,其实心里早就想好了加入排球部,和黑尾一起打排球,不过一年了,阿黑应该也会有二传手吧。
『诶?要不来排球部吧,我还没有合适的二传手』黑尾向研磨发出热烈的邀请。
『想想吧,都一年了你怎么还没有合适的二传手』

『因为我在等你啊』
被这句话羞红了脸的研磨,推开黑尾快速的跑开了。
『因为我在等你啊』这句话不停的在研磨的耳边徘徊,真是的,阿黑太犯规了。
上了高中以后,黑尾依旧每天放学去找研磨一起去活动室,是的,研磨加入了排球部,成为了黑尾的二传手。
『呐,研磨,我们交往吧』在一天的部活过后,二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黑尾照例把研磨护在道路里侧。

研磨怔了一下,逐渐放大的瞳孔盯着黑尾,轻轻点了点头,顾不得手上的游戏。
一句话,更加拉近了黑尾和研磨的距离。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做点恋人应该做的事情,黑尾没有迟疑,吻上了研磨柔软的唇。

TBC
写的时候幻想了半天黑研告白是怎样的,结果还是抓不住,还剩最后一篇后续,孤独症就没有啦